当前位置:首页 > 投票详情
陆某销售假药和妨害信用卡管理案
2016号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参与投票:
综合投票
短信通道:湖南省内联通、移动、电信手机用户编辑80160+候选人编号,发送至106695883(资费标准:1元/条(票),不含基本通信费。每个手机号码每24小时限投1票)。
声讯通道:湖南省内电信固话用户拨打16882788按语音提示投票(1元/条(票),不含通信费),候选人编号是2016
微信投票
关注“法治益阳”为候选人加油点赞
网络票数:1312 微信票数:3603 短信票数:2101 声讯票数:1445

  2002年陆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需要长期服用瑞士进口价格昂贵的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药品)。不久,陆某通过其他渠道从日本购买了一种由印度赛诺公司生产的同类药品,感觉疗效较好,且价格比“格列卫”便宜很多,很大程度减轻了他的经济负担,但印度赛诺公司的这种药品没有得到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许可。后陆某用自己的qq向病友介绍,病友纷纷要求其代购,陆某以假身份信息开设银行借记卡用以支付药款。公安机关经过侦查,以陆某涉嫌销售假药和妨害信用卡管理移送起诉。检查机关审查认为,陆某购买未经国家有关部门许可的外国抗癌药品,无偿为病友提供帮助,未从中盈利,系白血病病友的共同买方。陆某以假身份信息开设信用卡,目的是为病友支付药款,没有将信用卡用于经济营利活动,没有实施其他危害金融秩序的行为。陆某虽有违法,但其本质是助人危难,其行为的正当性、有益性更突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遂于2015年2月26日作出不起诉决定。该案在全国引起较大反响。

事件详情:

  2015年2月26日,检查机关决定对陆某涉嫌销售假药和妨害信用卡管理一案作出不起诉决定。

  陆某涉嫌销售假药和妨害信用卡管理一案由公安机关移送人民检查机关审查起诉。该案犯罪嫌疑人陆某,2002年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需要长期服用瑞士进口的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药品,因该药品价格昂贵,于2004年9月,陆某通过他人从日本购买由印度生产的同类药品,价格每盒约为人民币4000元,服用效果与瑞士进口的“格列卫”相同。之后,陆某按使用药品说明书中提供的联系方式,直接联系到了印度抗癌药物的经销商印度赛诺公司,并开始直接从印度赛诺公司购买抗癌药物。陆某自己服用一段时间后,觉得印度同类药物疗效好、价格便宜,遂通过网络QQ群等方式向病友推荐。网络QQ群的病友也加入到向印度赛诺公司购买该药品的行列。陆某及病友首先是通过西联汇款等国际汇款方式向印度赛诺公司支付购药款。在此过程中,陆某还利用其懂英文的特长免费为白血病等癌症患者翻译与印度赛诺公司的往来电子邮件等资料。随着病友间的传播,从印度赛诺公司购买该抗癌药品的国内白血病患者逐渐增多,药品价格逐渐降低,直至每盒为人民币200余元。

  由于前述支付购药款方式,既要先把人民币换成美元,又要使用英文,程序繁琐,操作难度大。求药的患者向印度赛诺公司提出了在中国开设账号便于付款的要求。2013年3月,经印度赛诺公司与最早在该公司购药的陆某商谈,由陆某在中国国内设立银行账户,接收患者的购药款,并定期将购药款转账到印度赛诺公司指定的户名为张某霞的中国国内银行账户,在陆某统计好各病友具体购药数量、告知印度赛诺公司后,再由印度赛诺公司直接将药品邮寄给患者。印度赛诺公司承诺对提供账号的病友将免费供应药品。陆某在QQ病友群里发布了印度赛诺公司的想法,云南籍白血病患者罗某春即与陆某联系,愿意提供本人及其妻子杨某英的银行账号,以换取免费药品。陆某通过网银U盾使用管理罗某春提供的账号,在病友向该账号支付购药款后,将购药款转至张某霞账户,通知印度赛诺公司向病友寄送药品,免除了购药的病友换汇、翻译等以往的一些繁琐劳动。

  在使用罗某春、杨某英账号支付购药款一段时间后,罗某春听说银行卡的交易额太大,有可能导致被怀疑为洗钱,不愿再提供使用了。2013年8月,陆某通过淘宝网从郭某彪处以500元每套的价格购买了3张用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银行借记卡,在准备使用中发现有2张因密码无法激活而不能用,仅使用了1张户名为夏某雨的借记卡。陆某同样通过网银U盾使用管理该账号,将病友购药款转账到印度赛诺公司指定的张某霞账户。

  公安机关认为陆某私自从印度购买未经国家有关部门许可的药品,并以他人假身份开设银行卡,此行为违反了《药品管理法》和银行信用卡管理的有关规定,遂将其立案侦查。

  该案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检查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陆某自己服用未经许可的外国药品有效后,才向病友介绍,并无偿为病友提供购药帮助,没有从中营利,且陆某代表的是患白血病的病友的共同买方,不是卖方,购买的药品虽未经国家有关部门的许可进口,但疗效确切,大幅减轻了病友的经济负担。陆某使用虚假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目的是为病友购药支付药款,没有将信用卡用于经济营利活动,更没有实施其他危害金融秩序的行为,也没有导致任何方面的经济损失。陆勇虽然小有违法,但其本质还是助人危难,其行为的正当性、有益性更为突出。因此,陆某不构成销售假药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对陆某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全国各大媒体均作了大篇幅报道,并对“陆某案”罪与非罪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将来对类似的问题法律上如何处理?进口药品如何监管?不仅需要政府配套政策跟上,也需要相关立法的及时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