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华:共享作为一种价值观
发布时间:2016-05-23 10:19
0

共享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更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主旨所在。党的十八大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共享发展”概念,将“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增进人民团结,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作为我国“十三五”时期的战略任务。共享已经成为引领我国社会发展的根本理念。


首先,共享是一种价值观。自人类社会形成以来,共享观念就存在于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之中。恰如亚里士多德所言,“人生而是政治动物”。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人是社会性的存在,在社会化的生活中缔结与其他成员的联系,通过共同合作实现利益诉求。早在原始社会,人类就凭借天然的血缘关系构建生活共同体,凝聚家族成员的力量分工合作,对抗来自自然和其他氏族的威胁。共享则是这种共同体生活不可或缺的基石。人们之所以能够产生与他者协作的内在需求,就是因为共同体生活比单打独斗更能满足自己的利益期待。共享则是维系共同体延续的重要机制。所以在生产力低下的氏族社会中,平均分配成为群体分配的主要方式。任何不公正的分享都有可能导致共同体的瓦解,让个体失去群体的保护和支持。


a08b87d6277f9e2f05313dce1f30e924b999f3eb.jpg

中南大学教授、伦理学博士生导师李建华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社会合作的方式也日趋复杂,共享观念不但没有因为社会构成方式的变化而削弱,反而不断得以强化。在我国传统社会中,共享观念成为善政的前提。孟子曾区分王道与霸道,后者关注于君主自身利益,试图凭借武力推行其统治。王道则是通过仁政让人民百姓享受福祉而自然而然地心悦诚服。梁惠王向孟子求教利国之道,孟子答道“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在孟子看来,狭隘地追求自己的利益不可能成就王道。作为国君,必须心怀天下、关怀百姓疾苦。“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如果君主自己生活丰腴而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君主的失职。实现王道的根本途径在于“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其本质在于让百姓共享社会资源、过上美好的生活。共享也就成为我国传统社会善政的基本内容。现代政治的谋划更是将共享观念置于中心地位。现代政治文明充分肯定人民的社会主体地位,任何现代政治制度都追求实现社会成员的普遍幸福。所以我们看到,所有现代政治体制都包涵着对社会福利的考量。毫无疑问,共享从古至今都是人类社会必不可少的价值观。


其次,共享是一种核心价值观。时至今日,我们的社会生活进入了新的阶段,对于共享的呼声更为热切。市场经济作为现代的主要社会财富创造和初次分配机制,深刻改变着我们的社会生活。在市场机制助推下,社会流动性持续增强、社会分工日益细密,人际之间、人与社会的关系更为紧密。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已离我们远去,对于绝大部分社会成员而言,对于物质和精神需求的满足都依赖于社会生产和交换。如美国著名政治哲学家罗尔斯所指出的,人们都生活在互利互惠的共同体之中。如果只有少数群体能够从社会生活中收获利益,而其他成员无法分享社会发展的成果,那么这部分成员就会倾向于退出共同体,社会秩序将面临严重挑战。让所有社会成员共享社会发展的增益成为我们时代的核心主题。对于我国而言,在改革开放初期最根本的问题是解决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经济发展一度成为社会建设的重心。作为国家发展策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先富带动后富无疑具有现实合理性。在当时阶段,相对于共享,无论社会制度安排还是政策引导、文化倡导都更注重激发人们的主观能动性、侧重社会效率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我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综合国力大幅提升,业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长为国际社会的重要一级。


随着国力的增长,我国也进入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但我们看到,经济总量的扩大并没有让所有社会成员摆脱贫困,在经济高速发展中也衍生出了新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地域、群体之间的经济差距依然存在、并有被拉大的趋势,我国基尼指数近年来居高不下,社会分群趋势明显。如何全面消除贫困、让所有社会成员都搭上社会高速发展的列车,成为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环节。共享成为社会最核心的价值观之一。共享价值观的确立也是对我国公共生活的回应。在城镇化进程中,公共领域不断拓展,旧有的熟人社会模式被陌生人社会所取代。在熟人社会中,人们主要生活在私人领域,关注自我和家庭。由于熟人社会的惯性,人们在公共领域中普遍缺乏公共意识,忽视公共秩序和原则,导致公共生活的失序。健康的公共生活离不开公共精神,其实质在于建立与他人共享的意识,在共享价值观的引导下划分自我与他人的边界、关心他人、包容他人、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公共事务。


再次,共享是一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超越资本主义的重要方面在于消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生产、分配方式所带来的资本垄断。资本主义虽然也宣扬人的自由、平等,但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生产、分配方式导致资本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对于缺乏生产资料的广大民众而言,除了出卖劳动的自由一无所有。资本垄断造成了新的人际间的不平等,建立起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充分实现社会共享。后者则是社会主义的要义所在,也是社会主义区别于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马克思主义系统理论强调要在社会建设中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构筑互利互惠的社会合作体系,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与自由。共享是马克思主义系统理论中的内在逻辑,贯穿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阶段。


党的十八大所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充分表达出共享的理念。在国家核心价值观层面,建设富强、文明、民主、和谐国家的最终目标在于维护人民的根本权利、巩固人民的主体地位,在中华民族的复兴中提高人民的福祉。在社会核心价值观层面,自由、平等价值观都需要共享理念的支撑,也是共享的终极目的,这在前文分析马克思主义系统理论的共享观念时已充分论述。公正更是与共享息息相关,或者说,共享是公正的重要维度。公正旨在让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得到平等的对待并且能公平分配社会资源。现代公正理论都看到单纯市场机制运行的结果无法保证实质正义的实现。必须对市场结果进行调整,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和价值期待,扩展人们对于社会资源的分享,才能构建实质正义的社会生活。法治则是共享的制度保障。在公民个体核心价值观层面,爱国价值观的要义在于所有华夏儿女同呼吸、共命运、休戚与共,对于国家历史和国家利益的共享正是爱国的坚实纽带。敬业、诚信、友善则是共享的道德姿态。共享不是平均主义,需要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各尽其职、各安其位,通过个人努力创造价值、实现利益,这正是敬业的主旨所在。诚信则是对社会责任和交往承诺的担当,是对他者道德义务的认知和践行。只有社会成员都以诚相待、共同遵守社会契约,才能为共享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构筑健康的社会共享通道。友善价值观则要求消除社会成员之间的张力,在相互之间构筑相互关爱的桥梁。当前社会道德冷漠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们缺乏他者的维度,过分关注自我利益实现而忽视了他人利益以及社会整体利益的存在。要消弭人际间的隔阂与紧张,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以共享理念引导公共生活、在社会成员之间形成利益共享机制,让人们充分享受相互关怀的温暖。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建华,中南大学教授,伦理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