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打破富不过三代的咒语
发布时间:2015-08-10 22:30
0


中国有很多家族,有经济家族、文化家族,也有政治家族,但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许多家族的使命感不强。比如财富家族,他们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承担得不够,以致有富不过三代这样的俗语留传下来。洛克菲勒家族传承的方式与方法,是中国财富家族很好地成长起来、真正承担起对中国发展与人类进步的历史使命与责任的示范。

 

人类社会发展都会受到两个关系的制约:一个是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关系,另一个是公平与效率的关系。怎么让资本为多数人服务,一直是全人类都要面对的重大课题。世界发展到今天,无论是传统的资本主义,还是传统的社会主义,都需要走向一个共同的未来,就是共享。共享是人类共同的方向与目标。

任何一项投资,都具有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双重性。凡是经济价值大的投资,不管社会价值大不大,都是市场经济的手在发挥作用。我理解的社会影响力投资,主要是社会价值大、经济价值少,但又能保证这项投资能够可持续发展。

东西方推动社会影响力投资的路径存在差异。在西方,社会影响力投资主要是由经济界发起,公益慈善界再参与进来的投资形式,许多情况下又是二位一体的关系。在中国,这种顺序被倒过来。

虽说公益慈善界人士的勇气可嘉,但力量有限。所以,目前我不主张用慈善资金去引领商业投资。原因有三:第一,目前,中国国内对慈善与商业关系的认识不清晰、不一致,容易引发公众的误解;第二,目前政策方面的障碍太多,不突破障碍,很难推动社会影响力投资;第三,基金会的力量还很弱,还不能像美国一些大基金会那样进行社会影响力投资。

另一方面,我也不主张一般人做影响力投资,而是希望有投资能力的人、成长起来的基金会等去做影响力投资。此外,政府应当为影响力投资提供政策和环境的便利,特别要从市场的角度提供一些政策机制,包括长期贷款政策、税收政策、交易平台建设等。

如果建立起一种有效的现代慈善制度,中国现代慈善发展在全球的作用是巨大的,可能成为彻底打破传统历史周期律的一种重要力量,或者成为一个强有力的突破口。现代慈善可以通过先进的社会理念与制度,在新形势下让家族财富真正发挥出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而不再成为家族堕落的原因。

现阶段,美国慈善家更多考虑如何创新慈善方式,比如,如何进一步通过慈善活动改变人们的生存方式、促进人类整体发展。中国的慈善家更多考虑的是扶贫济困的方式,比如,如何更好地让更多的人共享发展起来的财富,实现脱贫致富的愿望。此外还要考虑如何加速建立起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适应的现代慈善法律体系,以保障慈善活动的发展与进步。为此,我认为,中美慈善发展战略应当定位在协同慈善上。

协同慈善至少包括四个方面的要素:同向、补充、促进、合作。所谓同向,是要有走向共享的共同发展目标;所谓补充,要相互借鉴各自的优长之处;所谓促进,就是中美现代慈善的互动发展,用中国传统的说法叫相生。这种协同慈善涉及到两国的思想、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的交流,包括慈善理念、行动,以及慈善专业性、透明度等慈善制度方面的交流、协同与合作。发展中国现代慈善必须认识到这四要素,并拿出具体的措施与方法。(来源: 中国慈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