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议题: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如何转型升级
2015-06-26 15:11:49
本期“王林时间”从议题“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如何转型升级”展开讨论,经过三轮观点交锋,场上形成两方对垒,就互联网仅仅是工具还是颠覆性技术各持一辞,讨论十分激烈。而在王林教授的引导下,原始议题也细化成三个小议题,即企业家们对互联网+时代企业如何重构团队、企业如何打造核心竞争力、以及领导人如何转变战略思维进行了更加深入地探讨。最后,王林教授总结道:“互联网+这个浪潮已经到来,谁也躲不了,企业应对互联网+时代,第一要勇于放弃既有的模式与利益;第二要重组团队,互联网人才大多数不是培养出来的,要找到带有互联网基因的人;第三是重组模式,包括你的生产模式,商业模式。”

王林:现在有两个观点,互联网不是革命性的本质的力量,同意这个观点的举手。第二个观点,就是互联网可以颠覆所有东西。现在有两派,其实我非常担心,而且我也高度关注,现在就是有一派观点认为,互联网颠覆性的技术,它的实质就是数据化和网络化,它的主要三个要素就是云、网、端。数据的云,网络以及端口,这个观点认为在5年之内谁不看到这么一种趋势,谁就死,对于企业来讲这是一个颠覆性的力量,这是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就是认为互联网没有了不起的,包括现在的许小年介绍说互联网只是工具,没有必要放大。这两个观点进行激烈的冲突。下面进行辩论环节,正方是互联网就是颠覆性的力量,反方就是说没有那么严重。正方谁发言?

    傅胜龙:我在上一次正和岛的会议上,忘记时间。5分钟汽车来了,要比我通知秘书,再安排汽车来,还要快。我当时想,就是一个滴滴打车,消灭了我的秘书,消灭了的办公室主任,消灭了司机。我坐在车子上,司机跟我讲,现在还要支付给出租车公司的钱,他认为完全可以消灭出租车公司。如果我们现在允许滴滴打车解决全球的交通问题,也就是说一个滴滴打车将所有的产品可以消灭,包括你的团队,包括你的企业。

   汪晓兵:关于互联网,我加入到正和岛后才有感觉。夏天穿睡衣不想上街,就买了一个产品,但是穿起来感觉不怎么样,说是全棉,但是我总是觉得不舒服,我还买了最贵的。就是说互联网代代替不了感觉,代替不了体验。

傅胜龙: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为什么说正和岛这么好,我到了红岭,红岭是做服装的,我们中国的农业的传统服装是量体裁衣,在村庄里有一个裁缝师傅,给你量一下做衣服,肯定舒服。红岭是他们做好了,你来试。现在的红岭流水线上一万件衣服,没有一件衣服是一样的,怎么来的?就是互联网,在长沙有几十个人是协会的会员,有几个人可以给你提供在当地的量尺寸,给你全新的图片,你在这里面马上一个形体出来,给你的需求要什么颜色,要什么尺寸,要什么布料,全部设计好到总部到生产线,多久之后来到你的家里,完全是大数据制定的。

刘付初:做的产品非常好,产品比较多,可以选择,质量可以,还加上了互联网的思维,才有了这么好的销售。所以从去年到今年,有一个争论,雷军和格力多次打架,我思考了一下,他们不是一个在一个极上,雷军强调销售,我觉得是可笑的,因为作为一个格力空调,几十年的企业,这么多的专利,沉淀的东西部一样,这种比较不对,所以我觉得要知道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哪一些需要坚守。

   

    李书萍:我们的机器是随喊随到,如果船在洞庭湖里,不能通知。我们利用服务人员、销售人员每天通过微信、发日报、周报,利用这个东西为传统行业服务,让传统行业插上飞翔的翅膀。

   

    樊飞燕:我是正方,我认为互联网不仅是工具,还有一种是互联网的思维,构建互联网的组织,创造性的使用互联网这个工具,用于推动企业和产业更有效率的一种体系,所以我觉得我们不仅站在企业的角度去看互联网,更要站在互联网的思维来怎么样加以运用,来经营企业,这是我的观点。

   

    张朝晖:我觉得我们今天的正反方,讨论的是不是工具,我觉得我们讨论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要讨论的是术,是工具,还是式,成为生活方式,还是道,我们必须遵循这个来做。我们根据各自企业的决策者,就像我们读书一样,做决策的时候要明盛衰之道,我们到底做术,还是作为一个无处可逃的生活方式?我的态度,它真的是非常大的革命性的东西,就是说不管是今天在座的企业家,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主动还是被动,你最终你会被卷到这里面来的。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管理的例子,区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互联网+时代有地方可逃的,在互联网+时代,在企业来做订单系统,OA系统,ERP系统,这些管理都是我审批的,我真不会用我们公司的系统,我就会两样,我会淘宝购物,别的都不会。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发现不同了,一个是群的管理,开微信会议,最近的例子就是中学老师过60大寿,我们同学给他上台去朗诵一首诗,因为大家天各一方,用微信会议的,效果很好。

   

    王林:时间到。

胡杰:我倾向于反方的观点,我觉得对互联网的作用过分夸大,我们看到几个例子,用互联网+的形式,一个传统形式+互联网,比如说传统的百货+互联网就是京东,传统的银行+互联网就是支付宝了,传统的红娘+互联网就变成世纪佳缘等等,是互联网最终的结果,与我们行业来讲,传统的新闻+互联网就是穹顶天下。我个人觉得,电商无论怎么样,还是一种销售或者是零售的形式,比如说餐馆,用互联网的思维经营,如果菜不行就没有生意,我觉得互联网不是可以解决任何问题的。

   

    徐颂东:我是坚决的正方,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可以颠覆我们的社会,我们一定要发展未来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在春节的时间里我们在远大进行讨论,比如说抢红包,抢红包就是互联网、微信支付、奇虎360做的手机无处不在,像飞燕讲的,互联网作为一种思维进行非常细微的用户体验,已经渗透到我们情感的深处,微信的小小的小脸,表情代表所有人。电影界有一个老前辈得了重病,我想去看,但是他不见我,我就用微信打了一个红包。我们要用未来的眼光来看互联网,我们一定会被互联网去颠覆的。

   

    周新平:一个是滴滴打车会颠覆出租车公司,我们的学校做了这么多,我告诉大家学校也会被颠覆的,将来根本不需要学校,要学校干什么?未来的东西学渣和学霸都一样,获得知识的方向被彻底的改变,被互联网的方式彻底改变,所以颠覆的是非常重要的概念。

    第二工具,人类社会的进步,实质上就是工具的改进的结果,我们从用石器、铁器,然后到网络。农民种粮食,都需要种出来的,但是种的方法和整个产业怎么样去做,思维方式的改变,包括整个经营模式的改变,如果有了互联网,都会颠覆性的改变。现在大家都在讲互联网改变整个世界,我觉得已经出现了,每天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正方的理由是非常充分的。

   

    邹碧霞:正方和反方的区分没有那么明显,它肯定是一个很关联的东西,我在网上购物也购得多,但是小兵兄讲的买的衣服不合适,我还是要到商店去买,还有世纪情珠宝,别人会在网上买吗?我觉得是一个颠覆,把我们的生活改变了很多,节奏变得很快,但是完全没有关联,完全是以一种形式替代一种形式是不可能的。

   

    刘付初:互联网肯定是带给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改变,这是肯定的,因为很多地方我们离不开互联网。第二个作为企业来说,到底你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一定要搞清楚,你是做互联网的,先是互联网,然后再是+,如果你做制造业,有核心的东西,一定是+互联网。第三,我一直在说的一个事情,也是我呼吁的事情,中国只有一个马云,只有一个马化腾,就是不要去迷恋,不要去想着赚快钱,赚快钱有时候会使你迷失方向。

   

    王林:王芬芬是做互联网的,你为什么是反方?

   

    王芬芬:包括我自己本人是80后,包括优酷也好,微信也好,我是第一批用户,我觉得互联网确实可能给到我们很多的启发,也改变了我们很多的生活方式,无论怎么样,一定回归到最本质的东西,比如说你企业的经营,以产品为主,你还是要守着你的最核心的东西,那么互联网就变成你的一个工具,对于企业来说是具有互联网的企业,互联网带给你企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的基石,甚至是在未来你的企业可能会做得更好的方向。不管怎么样来说,我们每个人,每个企业要抓住你自己企业最核心的东西,那么你的企业到底是什么?不要盲目的去迷信互联网。高步云兄的同安医药,你的核心就是传统的渠道通路,你为什么要去转型?转型的目标是什么?你做一个平台还是你想去做B2C,还是怎么样,你要知道你转过去是为了干什么?

   

    王林:今日女报的微信在湖南省数一数二,请他们回答一下。

   

    今日女报:互联网这块不是我主管的,所以交给虎虎社长。

   

    虎虎社长:互联网对于媒体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互联网加媒体,技术不仅在改变媒体传播的形式和传播的影响力,而且它还在改变内容的设置等等。对于我来说,我是强烈的支持正方的观点,媒体如果现在不采用互联网的形式,没有互联网的思维,这是肯定做不好的。

    我理解互联网思维,有很多种理解方式,其实我觉得它最核心的一点,是永远把用户的体验摆在第一位,比如说我们做微信,我们看到很多微信公众号,全国的微信公众号八九百万,做得好的极少,传播得好的也是极少,为什么?还是以我为中心的理念,而不是把用户摆在第一位的。所以我的理解互联网,我们做互联网,做微信也好,还是做其他的产品,全都是按照这个观念来做微信,包括每天发多少条,在什么时间发,这个标题该怎么做?等等,你一定要考虑到你没有打扰受众,受众是最方便的接受,受众读了以后他非常愿意乐于分享,等等,这是我们做媒体的体验,互联网的思维一定要用到我的每一个环节。谢谢各位。

   

    公共频道:各位幸会!对于互联网,其实我也没有想清楚,但是大家都在考虑,都在重视,我没有答案,只有现象。我注意到在座各位发言的,年龄都有点偏大,我也是60后,湖南广电要进步,首先把60后干掉,要80后出来,我们太老了。90后有一个什么现象呢?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90后不看一眼电视,90后可以不看一张报纸,90后可以不看一本书,弟兄们我们要想清楚。谢谢!

   

    华声在线:非常高兴和各位企业家进行探讨。我从事媒体几十年,我是做企业的,也是媒体人。我谈几个想法。

    第一为什么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互联网,有一个思维是互联网思维,这是错误的提法,互联网是一个工具,思维是方法论,我的解读是互联思维,而不是互联网思维,这就证明我们这个时代是工具改变的时代,互联实际上已经和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多方面的联系,所以通过思维的改变来改变人类的工具,然后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所以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第二,作为华声最为十大新闻门户,已经成立新媒体集团,这就是基于在现在碎片化时间,碎片化、去中心化的年代里,我们应对每一个媒体的变化,而做的一个决定。这样的决定就是说通过媒体本质的改变,来重新服务于我们的用户,让我们的用户,让我们的读者成为我们的用户。

    第三,我有幸参加今天的会议,听到了正方和反方的建议,华声在线作为王林时间的承办主办者,一定会做更加努力的工作。

   

    王林:下面由高步云兄做总结。

   

    高步云:听了这么多以后,我的企业真正的问题,我觉得应该首先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在这样的思维下,团队互联网思维滞后,人才缺少,而且团队的年龄偏大,刚才那位先生说要砍掉60后,而我们的团队里面60后、70后偏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怎么样应对互联网+时代。最后的问题修正为互联网+时代,我们如何组建团队。谢谢!

   

    王林:给大家一点掌声!

   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个角度,而不是真相,我们所听到的都只是一个观点,而不是事实。

    今天不是一个裁判者,没有对错,我们把观点摆出来,然后在探讨中,不断的吸取自己想吸取的东西,摈弃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刚才的发言之后,我也发表我的观点。

    实际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是逆向推动的过程,请大家注意是逆向推动,它是由最开始的传播,用互联网来传播,然后由传播到销售,首先是传播广告,广告以后就是淘宝,就卖。销售以后就是制造,制造以后就金融,金融以后就是企业重构,这是互联网的推动的一条线路。

    重复一遍,从消费端开始,从广告开始,然后买东西,然后是研发,然后是制作,然后到金融到支付,然后再到企业的重构,我们现在刚才的讨论有一点我提醒大家关注。我们有时候还仅仅停留在销售这个环节,我淘宝买了什么东西,我销售什么,实际上现在的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制造,早就进入了研发,已经进入了金融,现在在相当层面上已经开始了企业的重构,而重构的核心就是团队的重构。说实在话,有一个观点是这么说的,就是我们先要毁灭掉自己。黎鸿(音)说过一句话,立足电视,背叛电视,电视人提出来我们占领的不是电视屏幕,而是手机屏幕,这就是颠覆。张瑞敏讲过一句话,在李克强开座谈会的时候,他说自杀重生,他杀毁灭,就是自己把自己干掉,然后就涅盘,如果不干掉自己,等别人干掉你自己,就是毁灭。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了,就是刚才步云兄讲的问题了,我们现在很大的问题,最终是团队的问题,要谁来做,互联网也好,移动互联网也好,谁来做?到哪里去找人呢?现在是这样的,我再三说没有对错,只有选择,大浪淘沙最后是由市场来证明谁立足了,谁被淘汰了,今天我们谁说了算?市场说了算。

    我们开始对问题进行第二轮投票。

    我们现在聚焦一个词,互联网背景之下企业如何升级或转型,高步云提出来团队重构。

    傅胜龙:团队重构。

   

    张朝晖:团队重构。

   

    潘晓林:团队重构。

   

    刘付初:团队重构。

   

    邹碧霞:互联网+和传统行业怎么结合。

   

    卢新世:团队重构。

   

    樊飞燕:针对于互联网+的时代里,传统行业的转型升级,实现的路径是什么,路径选择。

   

    汪晓兵:感觉问题,傅总选择了互联网是感觉好,我没有选择互联网就是感觉不好。你的团队是竞争力,你的团队应该有DNA,特征是什么?我的感觉是给别人的感觉好,最后别人选择了你。我在想。感觉,怎么感觉好。

   

    王芬芬:如何设计合适自己的商业模式。

   

    周新平:找到价值链重构,你能干什么,切入点是什么。

   

    李书萍:我同意周总的观点。

   

    胡杰:我基本上同意新平的观点,核心价值,找到自己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黄敏:我的问题和晓林总的问题差不多,我认为主要是企业的首领能不能转变的问题。如果他转变,那这个企业很可能就和互联网+这个方向走了,如果他不转变,这个企业无法转变。

   

    王林:领导人的观念。

   

    徐颂东:我认为结合自己企业,在大背景下的战略问题,关键问题是战略问题。

   

    :团队问题。

   

    海燕:自己搞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杉杉:我觉得也是核心竞争力。

   

    王林:在互联网背景之下锻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第二轮的问题引出来了,进入第三个阶段,进入第三轮的讨论,你可以选其中的问题你发表你的建议和意见。

   

    刘付初:刚刚媒体的朋友发了言,我在上上个星期考察了广电,广电做芒果TV,我提出的是团队重构,团队重构不是现有的团队来做,是重新组建一个团队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问题,他同时做了一个事情,做节目制作,《我们约会吧》都是买的版权,收视率很高,但是收视率很高的情况下电视剧的收视率甚至比节目更高,他就发现产品的重要性,产品非常重要,他想把产品通过芒果TV去播出。我这次在腾讯的时候,他做了很多的产品,一个是动漫,一个是把莫言等很多的作家,签了协议,这也是一个产品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团队的话,作为我们,让我们的企业来说,或者是步云的企业来,绝不是让现有的团队来做互联网,而是用20%的精力,由这个团队来做互联网,以前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什么。

   

    张朝晖:这次刚刚在正和岛的分会场里面,我就特意提问了腾讯的副总裁和百度的人。作为企业的老大,你要拿出90%的精力聚焦来做互联网,让副总来做肯定死,因为他调动不了资源。第二要有优秀的团队,腾讯的产品、百度的技术和阿里的运营,中间挖到一个牛人做为团队的领袖,现在新经济和旧经济人脉有勾,而且这个团队相对独立开,因为老的业务是企业生存的基础,这一块要让老的同志继续做好这部分的业务。新的互联网团队来专门聚焦,因为他在这个过程中梳理你的产业链中的价值点、创新点,客户的痛点,包括竞争的关系,这是第二个关于团队,而且要舍得发薪酬,因为IT行业出来的至少上百万。

    第三关于共享的精神,传统的企业老板跟他说,我愿意花几亿来做,他说不用,这么大的企业用3千万就够了,3千万是用来试错了,证明你的商业模式和逻辑是对的,证明好了一定要让风投进来共享。因为我们不太熟悉互联网,他对大型企业或者是集团,大概试错成本是3千万。他说雷军做小米手机是2千万。我再一个建议,我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六七十年代的企业家在转型的过程中发现对自我是最大的挑战,我们应该注意什么问题?来自于我去年加入了一个联合创始的冷链O2O的平台,我发现自己过去习惯的思维模式,管理模式,包括行为模式是做好这个平台的最大的障碍。

   

    潘晓林:我讲三个观点。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互联网是万万不能的。我们一部手机,也是移动客户端,手机可以联通全世界。第二,如果领导人没有互联网思维,企业是转不动。什么是互联网思维,刚才媒体也讲到,和客户关系的重构。第三点,我们讲产品,企业的真正核心竞争力是产品,有了互联网思维,产品会更好。

   

    卢新世:我为什么同意团队很重要?因为我们接触了很多,因为做投资也好,许多案例,就包括滴滴打车成功的案例,我们只看到滴滴打车的成功,没有看到许多平台没有做出来,为什么?就是创始成本,我们有一个例子,国内投资界有一个名人,他有两家企业选,一个是做拉手,一个是美团,他没有看中美团,拉手去年差一点倒了,他自己作为投资人,跑到拉手网做CEO,因为投了几亿美金。同样的商业模式,同样时间的积累,为什么有不同的区别。团队为什么要重要,这是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我们优秀的团队,首先从自己,从领头羊开始改变自己。去年三一重工梁稳根特意在集团开了很重要的会议,三一一定要拥抱互联网,一定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应用互联网的工具,使所有的三一高管和员工必须要有互联网的心态。

   

    胡杰:我们在20年前就拥抱了互联网,应该是1996年,所有的设备通过网络通过兼用了,这是互联网的思维,当时没有互联网,是通过电话线。八年以后三一仿造了我们这个方面的设计。远大走得比较走,又走得最后的,现在没有充分的利用这个平台了,远大以产品为导向的企业,有理念,有产品,有技术,这是远大独有的东西,或者说是他强的方面。在互联网应用工具方面用得比较早。总裁从来不用电脑,用笔工作,他说电脑用多了字都不会写了,他是把人的创造力会磨灭。在这样的基础之上,特别是我们的事业又必须依托互联网来做。我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拥抱互联网,如果你不拥抱互联网,你作为企业就无法生存了。高步云也是在于人员和技术方面的优势,你的销售平台是不是通过互联网+的转型,这是应用的过程,并不是说60后要改变,70后改变,只是改变思维,不是很大的模式的改变,该做技术的就做技术,就找另外的人来做推广,因为你的核心不在这里,是在于团队的人的技术力量,或者是专利方面的,应该是这个方面的。

   

    王林:几位谈到把产品做到极至,我告诉大家远大的产品已经做到了极至,我去远大非常的震撼,他们的产品已经是世界一流,但是远大到目前为止他的销售业绩是和产品不相秤的,所以我觉得远大至少是+互联网,才能做得更好。

   

    徐颂东:我觉得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作为一家企业,在今天的话题之下,我们还是要进行大体的细分,就是传统行业和新兴行业,传统行业主要指的是比如说远大企业,傅胜龙先生的房地产企业,还有矿产、资源性企业属于传统行业。互联网金融、文化创意产业是属于新兴行业,互联网对新兴行业的颠覆、影响是很大的。今天在座的80后很多,我要提一个问题,去年没有看过《致青春》的举手,没有前不久上映的《左耳》,没有看过《万万没有想到》的举手,看过《盗墓笔记》的举手。答案很简单,所有的影视、网络剧全部来源于互联网,我们任何一部世界名著,刚才提到莫言,我觉得没有戏,他没有互联网基因,《左耳》是网络大V饶雪漫,他有互联网基因,所以战略选择,就是你从事什么行业很重要,传统行业现在应该是+互联网,但是新兴行业一定是互联网+,在风口上起飞的猪。

   

    王林:我问一下看过《大清相国》的举手?这是由徐总处于社会责任感,在拍《大清相国》,我已经申请捕快甲。我们的目标对方是谁?如果是80、90后,就有希望,如果你不进互联网,就动不了他们。

   

    周新平:我非常赞同团队的重要性,我觉得高步云是第一人,如果你不能把自己最熟悉、最厉害的领域里找到企业的出路,找到互联网+的方式的话,我想你再组建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恐怕都有问题的。突破就是上下产业链的重构。

    我想讲一个观点,每个企业的产品的问题,我前一段时间去了橙子自健(音),他在互联网+之前卖得更好了,有了互联网真正起飞了,真正把橙子的价值做出来了,有了互联网+,价值提高了4倍。

   

    傅胜龙:我一直认为毛主席后面就没有伟人了。但是现在我看到了互联网,我觉得互联网把所有的人民联系在一起,我觉得很强大,为什么?一个是颠覆,一个是重构,毛泽东就是这样的,颠覆与重构。颠覆与重构是很吓人的,有可能的话将我们全部淘汰出去,所以我们说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一定是认为你还存在,有+互联网。但是颠覆的时候或者是重构的时候,你不存在了,你的企业不存在了。所以我们讲+互联网毫无价值。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团队才能获得生的机会,只能说有生的机会,因为这些东西是未知的东西。问题是有了团队之后,仍然不能让你生存下去,因为互联网不需要太多的同质企业,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互联网重构的时候重构我们的世界观,我们觉得是不是说没有我们,我们将怎么生活?我认为其实人类应该像鸟一样的生活,我们坐在这里讨论是工作吗?是生活吗?其实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互相欣赏,互相爱慕,到外面飞一飞,游一游。所以找一些团队,找一些朋友,就是我们生活的方式。

   

    汪晓兵:刚刚王林老师提到三个主题,我觉得这三个主题可以结合起来,供高步云参考。

    团队重构,其实他已经做准备了,准备找互联网的团队,但是你打死也不会把原来的团队颠覆掉,大部分保留原有的团队,增加互联网的团队。

    第二是冲突,路径冲突,决策冲突,第二个问题就是提炼竞争力,新的团队和原来的团队要传承同安医药的核心竞争力,把DNA传承新的团队里,要统一起来,统一核心竞争力,谁来统一?高步云你强势的统一,强势的裁定,保持新老团队迎接互联网的到来。

   

    樊飞燕:互联网时代里老板更应该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在互联网时代里老板慢慢退出自己管事做事的角色,更多的是作为思考者,靠什么东西激发人的行动,靠什么东西激发团队,靠什么东西吸引人的眼球。更应该是故事的创造者,平台的搭建者,你搭建平台让别人一起来跟你一起唱这个戏。然后我觉得互联网思维,老板应该有这样子的开放的心态,共赢的心态,这样子才能够根据自己的本身的一个实际的情况,结合逐步的完善,更多的是老板必须是一个学习者,只有不断的去学习,去思考,这样子才能够来改善,来调整。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王林:谢谢,下面就是在高步云兄做总结感言之前,请两位场外的旁听的朋友发表他们的意见。

   

    周德生:今天很受启发,我作为一个80后,跟高步云兄产业比较相似,我基于这个思考现在在转型,转型到叫做有产品型  企业,+互联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通过今天晚上这个时间,也产生了一个共鸣,结合大家的三个结论,一个是团队,我认为是事在人为,这是最关键的。第二是核心竞争力,核心价值。第三个是你企业的主人,这三条线串在一起,无论对于高步云来讲,还是对于其他人来讲,非常具有有意义。

   

    王总:我很认真的做了笔记。我觉得互联网,我是做IT出来的,我1996年开始做IT,一直做到2007年,是革命性的,对世界产生了革命性,什么叫做互通互联,什么叫做你见我见,这都是90年代不可想象的,什么叫做协同工作,什么叫做协同办公,这都是90年代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想象的,现在迎刃而解了。互联网到今天有几个要素,我建议关注一下。一个是人才,专业人才和业务人才的融合和有机结合,这是第一个要素。第二个要素,就是数据,云,数据的积累是我们数据挖掘和决策的最重要的依据,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我们通过取样做分析,刚才傅总讲了我们做衣服的,比如说天猫到湖南发什么货退货率低。第三沉淀,做互联网一定要有一定数据的沉淀,我们采用找到规律。第四是完善,我们互联网要不断的完善,因为互联网发展技术太快了,一个高中生可以作为程序员,原来的程序员大部分是硕士生,现在的程序员是一个蓝领人员。所以第一是打基础,第二是数据,第三是谋人气,是销售,第四是靠运气。

   

    王林:最后请出90后来谈谈你的看法。

   

    文超:刚才听了各位的发言,觉得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对于我自己的想法,我一开始是坚持,最终由产品决定一切,后来听了很多企业老总的发言,觉得互联网虽然是一个工具,是企业必要的工具,你必须要用它,不管你的产品做得有多好,你要用互联网去让大家知道这是你的产品,你做得有多好。所以在推广方面,在互联网竞争方面都要用到互联网。

   

    王总:我们公司刚刚成立的,我们主要是做资产资源整合的,刚成立的时候制度方面都向互联网专项,只有通过互联网的人才和我们业务有效的融合,业务核技术的融合是非常重要的,像我们原来做银行业务,我们的技术人员一定是银行家,像我原来做公安业务,我们的技术员一定是公安专家,他不仅是刑侦专家,还有治安专家,只有成为专家之后才知道技术往哪里放,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时候放到哪里?所以人才的谋篇布局,切入点的谋篇布局非常重要,所以做互联网找到切入点,技术的切入点和销售的切入点。做产品也好,做企业也好,首先要守住产品,我觉得互联网是锦上添花,但是很难做到雪中送炭,真正还是要守住自己的正业,要守正,出奇还是要少做一点。

   

   

    高步云:首先谢谢大家,互联网+背景之下企业如何升级或转型,有几个建议,团队重构,这个建议非常好,我们做传统行业,做流通的,原有的业务肯定不能丢,重构团队,懂得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技术的并入到这个团队里来,这是非常好的建议。

    第二个建议,帮助我,希望同安寻找自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找到这个企业的价值链,把这个价值链梳理出来之后,再来归纳核心竞争力。

    第三个就更加中肯了,关于企业的领导人,领导人的战略思维,领导人的互联网思维,如果一个企业的领导人没有互联网思维,没有一种战略方面的强势的推进,这个企业的互联网思维也是会有问题的。

    谢谢大家!

   

   

   


王林时间介绍

“王林时间”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的引导下,由学术界专家率先发起的纯公益、全免费活动,活动每两周举办一次,每场12席企业家,活动旨在与企业家互动,向企业家学习,为企业家献策。

活动新闻

    对时下的中国来说,“互联网+”是个热词。对当下企业家来说,“互联网+”更...
 6月17日,聚集中小企业转型升级的《王林时间》栏目正式开讲,作为创始人的民进中...
     互联网+背景下,企业如何转型升级?昨日,“王林时间”正式开讲,一场经济...

王林说

     我要这么讲,有一位学者叫做马克韦泽,他有一个观点,最高深的技术是最难令...
  实际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是逆向推动的过程,请大家注意是逆向推动,它是...
     首先互联网+这个浪潮已经到来,谁也躲不了,记得当年孙中山有一个调幅的题...
0731-84326220(外联) 0731-84329951(新闻) 0731-84329948(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06003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003号